旧时雁

傻鸟一只,破笔一杆

【古风向】一个白居脑洞

侯院长讲课实在太无聊了,院长就这样啊。


一个脑洞,有时间写。


官家小公子朱一龙隐姓埋名离家游行,少年人不知江湖恶,被白宇大侠挽于圈套前,心生感激。最初白宇带着政治目的,故一路藏匿身份,暗中为他铺路最后翻车。朱一龙原本志在江湖而非庙堂,仰慕白宇成名日久,其身份暴露后感觉自己被愚弄。以曾随白宇游历,加之品格正直功夫了得,声名鹊起,便离开白宇独自踏上江湖。白宇趁机处理江湖暗箭,扫清官府蠹虫,并且分出一半精力护送朱一龙。朱一龙见历世情试图与家中和解,被长公主看破他与白宇,动用官家力量打压白宇,无奈之下返回朝廷做闲职。

白宇:长公主殿下,我对龙龙乃真心真情,还望成全。

岳母大人:江湖草莽,敢言情乎?我儿生来便肩当大任,如何与你耽于风霜刀剑?

HE还是BE还没想好,我想让他俩相忘于江湖诶


镇魂回来了

赵云澜从办公桌上抬起身,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,抬眼望向窗外,下午三点多的太阳正好,穿过特调处的玻璃落在地面上,反射出耀目的光。被那束光晃了下神,英明神武的赵处长心想,哟呵,自己这脑子可是越来越不记事儿了,刚才做了个什么梦来着。不过随即就把这事抛在了脑后,开玩笑,五点半还约了几位姐夫,把特调处搬家的事再敲定一下,再不走要晚了。于是他随手抄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,大摇大摆地走向了门口。众人对领导这种公然早退的行为敢怒不敢言,只有大庆化作猫身准确跳到了他的肩上,嚷嚷着老赵你走了一会我们也走云云,又被赵云澜一把抓住后颈抛向桌面。赵云澜回过头,假装恶狠狠的威胁:再废话,不仅没新家,还扣你小鱼干。于是不畏强权的副处也夹起了尾巴,向黑赵势力低头了。临出门前,赵云澜回头嘱咐了一句,下了班沈教授要是过来,跟他说一声,我那个局散了就直接回家,让他等我就行。几乎那辆红色的吉普刚刚远去,沈巍就披着一身阳光迈入了特调处的大门。阳光在他耳后映出一片橘红,衬得耳垂也染上了一丝艳红,确是君子端方。林静狗腿地将赵云澜原话呈上,不料沈教授听了反问,你们知道他在哪里约朋友见面吗?林静不知道,楚恕之却清楚之前出外勤看到的那是个什么地方,远郊的私人场总少不了那些红男绿女,就是不知道赵云澜能推脱掉几分,便没有作声。不料小郭同志再次发挥善良之心,说之前赵处说过好像是在某某位置。沈巍道过谢后转身就要离去,拒绝了汪徵的挽留,一门心思要去接赵云澜回家,没答几句就走了。祝红透过窗看着沈巍的背影,心里嗤笑,赵云澜你今晚就等着翻车吧。


一个验证

我看看这号没人理了吧,诈个尸嘛

嘻嘻果然是的,以后堆脑洞就是这里了